专业毕业论文平台
主页 > 论文发表 > > 正文显示
英语论文范文|英语论文|英语论文
刑法论文:论述《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中的怪诞现实主义美学
论文库:论文发表 时间:2021-03-09 点击:
这里是论文赏析网小编整理的一篇刑法论文的范例,如果您需要刑法毕业论文,刑法期刊论文,刑法课题论文的代写服务,请联系我们网站上面的二维码联系我们。10年的成功经验,万千案例,值得信赖

 摘要: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为我们展示的是一场滋味的盛宴,这部电影中的怪诞形象所具有的双重性的美学意蕴、物质——肉体要素,以及其中怪诞理想主义的狂欢化表现,都以其特殊的美学规律和权衡圆满的规范去唤醒众人那埋藏于血脉中之中的快乐和肆意。

 

  关键词:怪诞形象物质——肉体要素怪诞理想主义

 

  “人能够在巨大之前、恐惧之前、在美之前闭上眼睛,能够不倾听美好的旋律或诱骗的言辞,却不能逃避滋味。由于滋味和呼吸同在,人呼吸的时分,滋味就同时浸透进去了,人若是要活下去就无法回绝滋味,滋味直接渗入人心,鲜明地决议人的嗜好、藐视和厌恶的事情,决议爱、欲、恨。主宰滋味的人就主宰了人心。”{1}

 

  依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实践上为我们展示的是一场滋味的盛宴,世间的一切滋味如影随形般充满于我们的四周,它们交错、交融、怪异而又容纳。它们为我们呈现的是一个正在存在的构成、生长和永久的非完成性与非现成性的世界。在这里,滋味的应有尽有与崇高被人们所认知,带来了丰腴、生长着的情感弥漫。在这部电影中,具有狂欢节遗存的集体记忆再一次得到了唤醒,我们能够从中感遭到积极的生育和更新的力气。一切与古典美学相悖离的畸形的、怪诞的、丑陋的形象得以再一次统一于不可别离的宇宙、社会与肉体之中。

 

  一、怪诞形象双重性的美学意蕴

 

  在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中,主人公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经过世间万物的滋味来理解、认识世界。关于他来说,滋味以至比他听到的,看到的更为可信。他所处的时期洋溢着现代社会所无法想象的臭味,而他则出生在集中巴黎一切秽臭、王国最腐臭的中央——鱼贩集市。他的出生带来了母亲的死亡,他用一声响亮的啼哭将母亲送上了绞刑架,这种死亡与降生的双重过程不单单具有否认和令人恐惧的力气,实践上,随同着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整个人生的每一个正在构成的过程,整个世界都被表现为孕育中的和降生中的死亡。当他被加拉尔夫人以七法郎卖给格里马制革铺时,加拉尔夫人丧命于金钱。制革铺老板格里马在将他以五十法郎卖给香水制造商巴尔迪尼后,醉酒跌入水中而死。当他去格拉斯学习油脂别离法之时,巴尔迪尼却长眠于废墟之中。每一个人的死亡都随同着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某种意义上的降生,这既是正在消逝的过去,又是正在降临的未来,生活在短时期内脱离法定的、传统的常规,进入失序的自在。

 

  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这个怪诞形象所表现的是死亡和降生的根本母题,他具有处于生长和构成阶段的尚未完成的变外形态的现象特征。而正是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经过死亡而取得的一步步重生,找到本人凄惨生命的意义、目的和任务。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这个电影中的主人公,作为怪诞形象表现着变化的两极即旧与新、垂死与重生、变形的始与末。

 

  “我愿晓得你的含义,捉摸你的深奥的言语。”{2}在电影中,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出生画面是有着丰厚的意蕴的。在鱼贩集市上,各种各样的鱼类,拥堵的人群,被泥泞、污秽充满的环境表现了其物质——肉体的丰裕。而这一切电影画面的呈现又都是为了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母亲的分娩行为。他的母亲在鱼摊上生下了他,将他生在鱼的内脏和肠子之中。“到了晚上,这堆乱糟糟的东西就和鱼肠之类一同,通通铲进河里。”在这里,鱼的肉体和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肉体之间的界线被含糊了,以至被抹杀了,这两种肉体交错在一同构成一种统一的怪诞形象。电影情节的展开都是节日自身的主题:杀鱼,开膛,蛆虫在腐朽的肉体上,狗的撕咬,人的呕吐。这些形象呈现的是被肢解、被降格的肉体,是对分娩的肉体的解剖式剖析。

 

  在这里,内脏与生育着的肚子交融在一同,构成一种统一的超越个体的肉体生命:吞食的与被吞食的、生育与被生育的。这时,真正意义上的怪诞形象得以树立。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出生为整部电影中怪诞理想主义的书写建造起特地的肉体氛围。

 

  二、怪诞形象中的物质——肉体要素

 

  怪诞理想主义中随处可见永久性的动摇,一切似乎都奔向虚无缥缈。在怪诞理想主义中,物质——肉体要素是深入的积极要素,这种自然要素在这里完整不是以个人利己主义的方式展示出来,也完整没有脱离其他生活范畴。在这里,物质——肉体要素被看作应有尽有的和全民性的,并且正是作为这样一种东西而同一切脱离世界物质本原的东西相对立,同一切笼统的理想相对立,同一切与世隔绝和忽视大地和身体的重要性的自高自大相对立。

 

  在《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中,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迷失于气息的乌托邦中,被广场上卖水果的少女的体香所吸收,这种香味使得他从充溢腥臭的世界中得到救赎。于是,他进入香水铺中学习如何制造香水,保管气息。“正如弦音一样,香水的调子也包含着四种要素或原料,都经过精心选择,以到达调和统一。每种香水有三调,前调、中调和后调,总体有十二种香料。前调是最初的体验,停留几分钟,然后中调步入,那是香水的主题,会停留几个小时。最后是后调,香水的余韵会停留几天。”正是巴尔迪尼的一番教诲教会了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用调制香水的办法将少女体香这种高级的、理想的和笼统的东西转移到物质层面,使之成为一种香水。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发明出的这种香水没有话语和舌头,但是它却造出上千个舌头和心。

 

  在《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中,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似乎时时辰刻都有着一种原初性的恐惧感,在他为数不多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关于滋味的渴求,他不停地恳求巴尔迪尼教授他捕捉气息的办法。“我得学会如何捕捉气息,然后永远具有它。”“生命的精魄在于气息。”假如说气息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无法捕捉的事物,但是它又的确是人能够感遭到的,那么,它就是肉体与宇宙之间的一种中介物的存在。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使得气息这种元素肉体化,使之成为一种肉体可了解的东西,以缓解本人的恐惧。正是这种方式把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恐惧变为愉悦的狂欢节式的怪诞。当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用蒸馏法无法得到铜、玻璃、猫这些事物的气息时,他的表现是异常懊丧的。他发现他无法捕捉一切事物的气息,“猫的滋味是无法蒸馏出来的,正如你同我的滋味一样,是不行的”。巴尔迪尼的话使得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无比绝望与惧怕。他的这种恐惧,是关于外界一切他无法认知气息的事物的恐惧,但更多的是关于本身的恐惧,这种思想方式我们可以在最古老的神话中瞥见一二。他的这种关于过去生活的朦胧记忆和对将来动乱及其本身的含糊恐惧,植根于人类思想、言语和形象的根底上。而与这种恐惧停止斗争所依托的,在这部电影中表现出来的,是在本人身上。在本人的肉体上,找到并且生动地觉得到它们的存在,在本人的身上体验着宇宙。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正是等待经过滋味的物质化从而缓解本人的恐惧与无助。

 

  在民间诙谐传统中,女性在实质上是与物质——肉体元素相联络的,女性,是一个既降格又复生的肉体之表现,自身女性就带有怪诞理想主义中的双重性的特性。{3}在《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里,女性首先是生育的基点,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母亲生育了他,赐予了他生命。他母亲的五次怀孕和分娩,最后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得以存活下来,这里涌动着受孕和复生的没有终点的潮流。而在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关于气息的追随中,他所醉心的是少女的体香,这里的少女们代表了一种新的事物和力气,使她们止步于妊娠与孕育之前,将她们同一切衰老与死亡割裂开来,从而使本人得到真正意义上的重新熔铸与重新降生。

 

  三、怪诞理想主义的狂欢化表现

 

  “猖獗,却在伪装聪明!聪慧,却在肉体错乱!垂死的叹息,忽然之间,化为一阵哈哈大笑!”在狂欢中,人民可以感遭到本身的集体永久性,不时地复生——生长。在电影中,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能够说是一个带有狂欢化的形象,他似乎时时辰刻都处于一种新陈代谢应有尽有的意味之中。而在整部电影中,处刑的画面能够说是狂欢化表现最为突出的一局部。这里的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简直是无言的,而当他从监狱里到刑场的镜头切换中,一个加冕的典礼已然呈现,他不再赤身裸体,而是文雅好像王子般乘坐马车盛装呈现在刑场上,虽然他的身体照旧龌龊,但此时,他得到了民众的源自内心的倾慕。无论普通民众还是行刑者,大家都随着他挥舞的手绢而心醉神迷,狂欢节的集体记忆再度呈现。这里的狂欢化表现是全民性、节庆性和乌托邦性的。

 

  当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把洒满了香水的手绢抛向人群时,成千上万人拥抱彼此,亲吻、爱抚身边的人,此时的人们无论是什么身份,无论高雅还是龌龊,都在广场上纵情欢愉,如油画般震动的场景呈现。就好像歌德所描画的罗马狂欢节上的场景:“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区别刹那间似乎不再存在了,大家彼此接近,每个人都宽宏地看待他碰到的任何事,彼此之间的不拘礼节无拘无束交融于共同的美妙心境之中。”此时,人们似乎同世界融为一个整体,对世界无所畏惧。而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经过香水统治着狂欢节的气氛。这种怪诞的,似乎不可完成的幻梦构成了狂欢的特殊氛围。

 

  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天赋异禀,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关于滋味的追随又超乎寻常的执着。他的形象是夸大的、怪诞的,而他在刑场上的颇有意蕴的“加冕”典礼,给在场的人无疑带来了一次重生,重新消灭后的重生。他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面对在场的人的统一、凝聚的肉体,他选择了回到他的出生之地,被人们吞食。这种行为实践上表现了他对本身的掩埋,是一种关于农神节上狂欢典礼的戏仿。撕碎他的人是源自内心纯真的爱,满心带着圣洁的光芒。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作为一种肉体的形象抹去本人存在的边缘,与不时开展的群众融为一体。

 

  它的冠冕就是爱,只能用爱来接近它,它在发明物中间设置了深渊,而一切的发明物都盼望着融进共同的怀抱里。它将它们别离,为的是重新分离起它们。它只需用爱之杯上嘴的一下轻触,就足以补偿整个终身的痛苦。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中的怪诞理想主义是一种关于存在的特殊审美观念,不再是一种单独体验并且激烈地认识到本身这种孤单性的狂欢,而是带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快乐的,不局限于肉体体验的盛宴。这里的物质——肉体要素脱离了日常生活的桎梏,带有积极的生育和更新的力气,一切的畸形的、怪诞的、丑陋的形象都带有其共同的美,而怀孕、分娩、合成、疯癫的含义不再是自然主义式的萎缩。我们似乎透过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怪诞形象回溯到了一切民族神话的开端。

 

  作者:尚十蕊等

  此刑法论文出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于1 -2个工作日内删除。国内最权威刑法论文代写机构,无数成功案例,欢迎品鉴。

论文发表推荐
流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客服中心 团队 服务承诺

客户回访

  • 李先生回访
  • 王小姐回访
  • 蔡先生回访
  • 刘先生回访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7031187987

售后服务咨询热线

投稿邮箱:lunwendaixiew@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7 论文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